欢迎您光临云南文艺网!
2020年10月23日 星期五
文坛掠影

“胖子乡村文学图书室”挂牌暨乡土文学题材创作研讨会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20日 作者:文字整理/段红琴 图片/李睁及诸文友 来源:段红琴 耕读小园

 

1116日,立冬节令虽已进入到第九天,但文学的热情深深化解了初冬早晨丝丝的寒意。真是人努力,天帮忙,不一会既艳阳高照,使一场“胖子乡村文学图书室”挂牌的文学活动锦上添花,喜气洋洋。

“胖子书屋”是嵩明县兴隆村村民、诗人胖子(原名刘福祥),于2006年在自己家简陋土屋创建的。书屋一直免费开放,成为附近文学爱好者、村民、学生学习交流的平台。昆明作协有感于胖子这份可贵的情怀,于2013年在胖子书屋举办“昆明作家协会兴隆村诗社”(云南第一家、全国不多见的农村诗社)挂牌,并开展了别开生面的文学活动。

此后,昆明作协会适时在此开展形式多样的文学活动,以激励周边文学爱好者守住初心,坚持阅读写作。并在市作协主席张庆国先生的带头和倡议下,作家们纷纷捐赠自己的著作和藏书,为“胖子书屋”发展壮大添砖加瓦。此善行义举先后感召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昆明儿童文学研究会也在“胖子书屋”成立“儿童文学阅读之家”并捐赠图书。嵩明县文联和县图书馆每年寒暑假都在胖子书屋举办各具特色的读书活动,并密切关注和关爱胖子书屋的成长。云南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将之列为“农家书屋”,昆明春晓图书经贸有限公司将之作为图书捐赠点,并先后成为嵩明县图书馆外流通点、嵩明县文艺创作基地、嵩明县红十字会“博爱书屋”等。

在社会各界的关注和关爱,以及刘福祥个人的不懈努力下,“胖子书屋”已惠及农村文学青年数万人次,成为当下乡村文化振兴的生动实例和践行者。

此次由云南省作家协会赠、云南省作协原主席黄尧亲自手书、精心挑选材质制作的“胖子乡村文学图书室” 木质牌匾,凝聚了省、市作协的殷殷用心。在50余位见证者的殷切期盼和深情注目下,云南省作协原主席黄尧,云南省作协副主席、秘书长胡性能为“胖子乡村文学图书室”揭牌并致辞。

云南省作协原主席黄尧,云南省作协副主席、秘书长胡性能为“胖子乡村文学图书室”揭牌

黄尧先生希望“胖子乡村文学图书室”以13年来的积淀为基础,像种菜一样种书,让村人们由此获得营养,成为乡村文化的高地,精神的园地。

黄尧先生致辞

胡性能先生希望“胖子乡村文学图书室”以此次“升级挂牌”为契机,继续发挥源源不断为文学爱好者点灯,为文化、文学播撒下种子的作用。

胡性能先生致辞

活动穿插开展了“胖子书屋阅读写作班”学生诗歌朗诵比赛,嵩明传统花灯表演唱。昆明作协主席张庆国,昆明作协秘书长、《滇池》副主编李小松亲自担任评委,并为参加活动的所有小朋友赠送诗集作为礼物,为获奖的小朋友颁发纪念品和诗集。“澄江农民读书会”文友也应邀参加了活动。

昆明作协主席张庆国为参加诗歌朗诵的小朋友赠送诗集

昆明作协秘书长、《滇池》副主编李小松为获奖的小朋友颁发纪念品和赠送诗集

著名作家半夏给胖子赠送自己的新作《与虫在野》

 

紧锣密鼓,下午进行“乡土文学题材创作研讨会”。

张庆国主席谈到,乡土文学仍然是文学创作的主流。怎么写好,写到别人写不到的高度、难度?应注意四个问题。

昆明作协主席张庆国在研讨会上发言

第一,标准要高。县、乡一级作者,很容易要求放低,标准低不会成功。因此要调整文学理想,文学志向要高,阅读最好的作家和作品,研读文本,要求要高。

第二,今天的乡土生活你有多少了解?农村已不是原来的状况,乡村生活有了新的变化,现在的农村是什么样子?作家要对今天的乡村有调查、体验和分析。

第三,手法未必是老的。艺术手法上要有新的安排。

第四,思想能力要强。理解不够,要训练,通过训练是可以提高的。哲学是直接的训练,艺术的各种门类,好的历史著作都要博览。时刻提醒自己,有些事情没有实现是因为没有要求、没有去做,实际上我们是可以做好的。

胡性能秘书长列举了很多代表性作品,谈到阅读伟大的小说就是要碰出一道光,好的小说有光源。作品的思考、结构要慎重、独特,要求要高。

云南省作协副主席、秘书长能性能在研讨会上发言

青年作家包倬谈到,文学的尊严找不到点就是无效的写作,要透过现象去探寻,文学要有那一束光。如作家阿来所说,文学的深刻不是哲学的深刻,是情感的深刻。今天的乡村更值得关注,乡村写作不比别人低,写作有好的写作或不好的写作,而不是乡村写作或城市写作。建议小说要从源头上,去接触伟大的灵魂。

青年作家包倬在研讨会上发言

昆明市作协副主席、著名作家半夏,此次活动特意带了自己的著作《与虫在野》《看花是一种世界观》赠送胖子书屋。并结合今年刚获“中国自然好书奖”(十部作品之一)的《与虫在野》谈到了博物的概念,以及寄情自然,写自然,写本土,体现生态文明。通过对自然物种的认知,树立万物平等,对草木虫鱼等弱小生命的尊重,也是一种自我身心的救赎。

昆明市作协副主席、著名作家半夏在研讨会上发言

云南省作协原主席黄尧谈到,本质意义上、绝对点来说,中国文学就是乡村文学,乡村文学是中国文化的源头。鲁迅最好的作品是写乡土的。伟大的作家都忠实自己最初的感情,中国的文化基因是在乡村种下的,文学的本质还是以乡村为源头,要到乡村广阔天地去培养——乡村文学一枝独秀。一句话,城乡的台阶可以模糊,文学说到底还是写人,写乡村文学是一件美好的事情。现城乡差距缩小,乡村文学应该放大,作者一定要认真思考,进行价值的判断,刻苦地思考,眼光放远一点,“思无邪”地观注一切生物的存在,观察所有生命的存在。以精巧的工匠写小说,胸怀光明,肩负时代责任。

黄尧先生在研讨会上发言

 

烧包谷

2019年昆明文学工作会议召开

野茅草

芋头煮白菜

一丛矮牵牛

蝉唱蛙鸣

辣白菜

秋虫初吟

太阳雨

在翠华缅怀先烈

与书为伴终是不错的选择

 

作者简介:段红琴,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云南省作协会员;昆明儿童文学研究会副会长;昆明市评论家协会会员。热爱阅读和写作,修习传统文化;已出版个人散文、随笔集《絮语心香》。

在线评论
您的称呼: 
版权所有:云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云南文艺网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翠湖北路25号 邮编:650031
电话:0871-5114072 邮箱:374406400@qq.com
推荐使用IE浏览器,1024x 768分辨率下使用

滇公网安备 53010202000028号